因为当地“超限 令”导致当地煤炭由六七月份的

 建材批发     |      2019-03-13 13:53

  近期,郑州多家建材批发市场传出外迁消息,有市场已经清空。而建材工厂涨价的消息,也让商户如坐针毡。

  与此同时,隔着约27公里之外的惠济区两家建材批发市场也收到了外迁通知。市场张贴出的外迁公告显示,“该市场被列入2016年度大围合区域市场外迁范围”。

  这让一部分还未找到承接地的商户心里不踏实。一名商户称,今年夏天刚从天荣迁到惠济区建材市场,还没经营半年,又接到了搬迁公告。商户担心,当初搬迁花去的20多万元或将打水漂。

  频繁搬迁让商户遭了殃。甚至有商户反映,一年搬家三次,动辄耗资数十万元。每一次搬迁,就相当于客户的流失和行业的重新洗牌。

  比如去年,全国建材行业便涨声一片,板材、涂料、胶等建材和辅料同比涨幅在8%-40%之间不等。

  福建宁德温州商会一份发布于今年9月末的《上调铸件价格的通知》称,“铸件上调1000元/吨,关闭赊账模式,采用现款交易。”原因是,铸造企业原材料大幅度上涨,尤其是人工工资比去年同期上涨20%以上,企业常规运行成本同比增幅达20%以上。

  远隔六百多公里的江西高安也发布涨价通知,10月10日起,所有“泛高安”产区陶瓷产品价格上涨10%至15%。因为当地“超限令”导致当地煤炭由六七月份的450元一吨一下窜升至接近800多一吨,几乎翻了一倍,导致抛光砖产品仅仅这一项成本就上涨了1.3元,加上原料、化工、包装等价格提高,单片产品的成本上升了40%。

  “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,上游原材料一年或者半年涨一次,便足以牵动整个行业的神经,”建材业人士称,“如今原材料数月间能涨好几次,甚至一月涨几次也见怪不怪,并且要现款现结。”

  一方面,上游涨价成潮,环保投入增加、生产成本增加;另一方面,下游市场库存暴涨,资金链处于紧绷状态。批发商夹在中间,日子并不好过。

  河南商报曾做过调查,用工成本上升、原材料成本上升、节能环保查处力度加大、订单减少、物流成本上升这五个因素,排在了导致行业利润下降的前五位。

  比如,让很多人忽视的物流成本却很可能是压垮骆驼的一根稻草。一业界人士举例称,广东中山市出厂标价为3000元左右的高级吊灯,运输到山东,物流费却近千元。这个对于消费者来说显得惊人的数字,却是多数批发商每天都要实实在在面对的难题。

  同时,如灯具等建材,在多次搬运和长距离运输中极易损坏,破损率往往超过10%甚至更高;此外,建材产品要做到当日达、次日达等高时效服务,需要商户大量地铺设本地化仓储,对大多数建材商家来说都是不能承受之重。

  环保重压是近两年越发不可忽视的又一因素,甚至引发大批建材及相关产业企业被停产、整治。

  基于以上,一些人士称今年建材批零行业呈现出了这些特点:第一,不少企业的增长没有达到预期;第二,不少企业出现负增长,传统经营手法失灵;第三,线下终端门店客流减少,市场达到饱和状态;第四,企业的各种营销成本在增加。

  “老市场拆迁得人心惶惶,都想求稳定。搬家最好一步到位,新市场要稳定,十年二十年市场不会拆。”搬迁到郑州华南城4A-A10-1-10的索菲亞品牌负责人张文建告诉河南商报记者。

  早在2014年,为了选择承接地,他曾做过考察和对比:四环以内建材批发市场众多,但不稳定,且未来批发市场外迁出四环是大势所趋。

  最终,他选择了政府指定外迁承接地——郑州华南城,“搬一次家一步到位,一二十年不会再搬”。待2017年,他搬进来时,很多同行已经入驻,市场已经旺起来。

  郑州华南城的数据显示,华南城建材交易中心拥有4A、4B、6A、6B、8A、8B及11区等近百万平方米建筑面积、万余家繁荣经营商户,雄踞中部地区行业龙头地位,商户经营产品种类涵盖建材行业的17大品类,款式超过60万多种。另外,10区精品市场建筑面积75万平方米,涵盖精品建材市场、配套商业及公寓等,目前正在加紧建设。

  郑州华南城6B-3-385/386/387大金灯饰,就是逆市上扬的这拨商户。其负责人肖梅称,从2014年搬到华南城后,四年多时间营业额翻了七八倍。

  她是第一批入驻华南城的灯饰区商户。在市区老市场时,她一年经营额不足100万元,她自称当时仅仅是一个建材业的“小辈”。

  如今,她在华南城的营业面积超过了500平方米,连续扩店,占据优越地理位置,翻身成为了灯饰区的“大姐大”。

  “我之前开过工厂,了解生产流程和工艺,给客户介绍时更专业。”肖梅自述已入行13年,“我们主要靠诚信打品牌,现在知道华南城的都知道我们家大金灯饰。”

  每年翻倍增长的还有位于华南城4A-A10-1-10的索菲亞厨电品牌。其负责人张文建称,秘诀之一是做品牌。

  4年多前,他从河北一位女老总手里重金买下了“索菲亞”厨电品牌。第二天,对方反悔,宁愿多退5万元的订金也不肯卖。最后,张文建费了一番功夫终于拿下。此后,依靠做品牌在价格战的炮火中杀出了一条血路。

  “无底线的价格战只能饿死同行、坑死自己。劳动力、原材料上涨会挤压小微企业的利润空间,以后品牌集中度会提升,企业间出现分化明显,强者越强,弱者越弱的马太效应。”业内人士分析。

  每年郑州华南城都在走“引进来”和“走出去”两条路:今年夏天,市场管理方冒着40℃高温,下商丘地推,拓展了1000家商丘当地的建材经销商,汇集成册,免费分发给华南城市场商户,供他们联系和交易。

  肖梅指着摊开在记者面前的这本厚厚的手册说,“我们通过这个手册添加了很多客户微信,而且成交率很高。”

  此外,还有郑州华南城建材市场商户专刊,其中刊载有入驻商户的品牌名、地址、联系方式等信息。这样的专刊最终会发行到地市意向客户手中,供客户翻阅和联系。

  从去年开始,郑州华南城举办了四届中部建材五金展销会。数据显示,2017年6月26日、27日,第一届中部水暖建材五金展销会,现场成交订单1000余万元,意向订单8000余万元。到了2018年10月份的第四届建材五金展销会,现场成交额已达到4148万元,意向成交额1.3663亿元。

  “我们参加过两届展会,每次都是全员出动。我们能感受到,市场是用心想办法让商户赚到钱。市场方和商户拧成一股绳,抱团发力,我们能把生意做得更大更强。”张建文总结说。